News

马华发言人张佑铨讥讽希盟和行动党,当他们发表国阵通过大选为面对官司领袖脱身的指控时,是否正反映希盟一心想执政的企图,正是为了帮官司缠身的希盟领袖脱身? 张佑铨表示,希盟领袖和支持者从一开始就以各种理由反对还政于民,包括指控国阵在水灾期间大选危害人民生命,以及急着大选就是为了帮面对法庭案件的领袖脱身。 “希盟和行动党的逻辑显然是自打嘴巴、自揭疮疤的怪诞行径。因为他们的领袖当中也有官司缠身的,例如行动党主席林冠英、MUDA主席赛沙迪等。套用他们这套阴谋论的逻辑作为标准,难道他们要赢大选执政,就是为了要撤销这些人的案件?” 他指出,希盟和行动党常把司法独立和体制改革挂在嘴边,上届大选的希盟宣言也记录着他们要进行司法改革,以便把总检察长的检控和政府顾问职务分开,岂料却在执政22个月里,不止货不对版,还把至少15宗涉及希盟领袖的法庭案件一一撤控,这是不争的事实。” “希盟和行动党会用这样的逻辑指控国阵,其实也不意外,毕竟在他们执政22个月里撤销党领袖法庭案件的动作已说明了一切,当中包括林冠英以低价买洋房案,当时审讯已在中途,证据已陆续提呈,案件却突然被撤销,让反贪会和时任首相敦马哈迪也忍不住大喊震惊(Terkejut)!” “与此同时,希盟执政时期,反贪会已开档调查林冠英涉及的槟州海底隧道贪污案,并把搜集到的证据提呈给总检察署要求提控,却被总检察署驳回,或迟迟不采取行动,难道这也是与希盟执政掌权有关?也就是按照希盟和行动党的逻辑,执政就是为了让林冠英有机会脱身?” “希盟和行动党如果拒绝还政于民,希望能继续当官,大可大方说出来,不要用这种愚蠢的借口愚弄选民。”...

马青总团长拿督王晓庭揶揄,希盟主席理事会在经过4小时余会议后,仍无法对其主政的槟城、森美兰和雪兰莪3州议会是否解散作出决定,这显示了希盟内根本没有一个完善机制面对并且处理任何的出现的争议。 “这也是希盟在执政22个月后面临倒台命运的主因;因此如果下一届大选后再由希盟执政,我国的政局肯定再次因为希盟的内部斗争和不协调、不妥协而再次陷入混乱。” 她说,希盟三党各自为政、各怀鬼胎,为的都是私利与个人利益,而不是为国家为人民,如此一来才是造成他们一直无法获得共识的主因。 “如果大方向大前提设定了,没有任何争议是无法迅速解决的;就如以国家利益为主、人民福祉为先,还有什么是不能获得解决的?” 她是针对希盟主席理事会週三经过4小时余会议后,仍无法对其主政的槟城、森美兰和雪兰莪3州议会,是否不与国会同步解散作出决定,发表上述谈话。 她指出,希盟在执政中央的时候,就是因为针对各项课题往往都无法取得共识而造成内部出现多次分歧,最终引发倒台。 “他们当时针对是否让时任首相敦马哈迪继续做首相,还是由安华出任首相等,也来来去去争执不下。” 她重申,大马在2018年政权更迭之后,已浪费太多时间让这些自私的政党为了私利而引发各种纠纷,造成大马的经济停滞不前,甚至落后东南国各国。 她说,我国在接下来五年内,是经济是否能够重振的非常关键时刻,因此强大、稳定的政府是必要的,而国阵各党多年来合作无间,是因为国阵的共识都是以国家为先、人民为主。...

马华中委刘振国质疑,行动党元老林吉祥指国阵赢大选会释放纳吉的逻辑,是建立在希盟执政后,林冠英法庭案被撤销的个案上。 “林吉祥对于儿子林冠英案件被撤销表现得理所当然,为何他没有质疑?所以他也以同样的逻辑来推测纳吉案?” 他挑战林吉祥,详细讲讲他对林冠英洋楼案被撤销的看法;同时,林吉祥如果对该案结果不满意,也可以挑战前总检察长汤米讲解详情,因许多人民都对此案没有交待清楚而感到纳闷。 “林吉祥应该要求汤米汤姆斯针对撤销槟州前首长林冠英低价购洋楼案的决定做出解释,这起案件原本已经进入司法程序,但是在509大选希盟政府赢得中央政权后,案件很快就被撤销,林冠英获高庭判无罪释放,连反贪会当时也对高庭的判决感到震惊。” 他说,林冠英案件被撤销的时机让反贪会感到不解,人民也不解,但林吉祥却完全接受了。 “所以,林吉祥是用同样逻辑来分析并且预测纳吉的遭遇吗?” 他是针对林吉祥质疑,倘若国阵在第15届全国大选获胜,其中一个主要的议程,即是将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从牢狱中释放出来,发表上述谈话。 他说,林吉祥不要因为当案件涉及自己儿子时,就对司法充满信心;而当案件涉及政敌时,则一直质疑司法,扭曲抹黑。 林冠英是于2016年6月30日被控上法庭,当时林冠英还是槟城首席部长,直到2018年9月3日,因中央政权更迭,他已出任财政部长。 根据案件的背景,林冠英是被控利用其身为公职人员的职权,也就是槟州首席部长和槟城发展机构(PDC)投标委员会主席,通过Excel Property Management & Consultancy私人有限公司,为其妻子周玉清索贿37万2009令吉。 根据控状,林冠英此举是要确保Magnificent Emblem私人有限公司受邀参与槟城柔府和峇都加湾的工人村计划,而周玉清在这之中有间接利益。该计划价值1161万令吉。 林冠英被指于2013年8月19日至2016年3月3日之间,在槟州乔治市光大28楼的槟州首长办公室犯罪,抵触2009年大马反贪污委员会法令第23(1)条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24(1)条文被治罪。 商人彭丽君则被控在相同日期和地点,与林冠英串谋犯罪,并可在同一条文下被治罪。周玉清面对3项洗黑钱控状,也就是通过本身的银行账户,收取来自一家公司的37万2009令吉款项。 上述3项控状指出,被告涉及洗黑钱,即通过其大众银行账户,收取来自Excel Property Management & Consultancy的非法活动收益,金额分别是8万7009令吉、18万令吉和10万5000令吉。 她被指于2013年10月7日至2014年8月4日、2014年9月3日至2015年8月11日,以及2015年9月4日至2016年3月3日之间,在马六甲的马六甲拉也花园的大众银行分行犯罪。 周玉清被控抵触2001年反洗黑钱、反恐怖主义融资及非法活动收益法令第4(1)(a)条文,并可在相同法令下的第4(1)条文被治罪。...

马华发言人张佑铨揶揄希盟,就是否与全国大选同步举行州选都无法达致共识,若希盟再度执政,只会让国家政局陷入新一轮的乱局。 他表示,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在10日宣布解散国会,迎接第15届全国大选,事隔两天后,希盟执政的3个州属,分别是槟州、雪州和森美兰州,从一开始希盟主席理事 会议决不同步解散,如今因为行动党执政的槟州立场改变,不同步解散议会的共识已沦为笑话。 “槟州首长曹观友声称不同步州选是希盟之前的共识,意味着所谓的共识是过时的;可是雪州大臣拿督斯里阿米鲁丁声称希盟维持之前会议决定,更何况雪州苏丹沙拉弗丁殿下已接纳希盟州政府的建议,已谕令雪州不同步解散。” “根据行动党主席林冠英的说法,虽然希盟不同意在雨季举行大选,但为了要教训国阵与巫统,以及避免劳民伤财,要人民投两次票,他也要求希盟执政的三州同步解散。” “这种不尊重共识的联盟,最终出现的局面有3种可能,即:第一、槟州与中央同步选举,雪州和森州不同步;第二、槟州、雪州和森州与中央同步解散和选举;第三、槟州、雪州和森州不与中央同步解散和选举,无论种局面,在争议的过程中,已因为意见分歧产生混乱。“ “这种混乱尽在希盟执政 22个月中显现,政策不断U转、宣言不是圣经、承诺不断跳票,最终受苦的还是人民。“ Press statement by MCA Spokesperson Mike Chong Yew Chuan Inability to reach consensus by Pakatan on simultaneous state polls only adds to instability From originally declaring that all three Pakatan states ie Penang, Selangor and Negeri Sembilan will not dissolve their state assemblie at year...

(吉隆坡12日讯)马华国际政党联系与外交局主任郑正成表示,正当马来西亚人民要进行投票以决定国家的未来时,希盟各方却无法为其执政的州属是否解散州议会与国会同步选举达成共识,这显示了希盟是一个没有共识、合作与团队精神、混乱的联盟。 “当一个政治联盟,连最基本的共识都没有,那就称不上志同道合,最多是乌合之众,难以取信于民,如果执政了,希盟也只会像2018年一样,无尽止的内斗和消耗,把国家带入深渊。” 他说,一个有效率的政治联盟,在各项事情上都应该能取得共识,同一阵线、一起并肩作战,只有这样的联盟在赢得选举后才能有效治理国家,才可以为国家和人民带来发展。 “尤其是这一两年,由于疫情和地缘政治纠纷的问题,全世界的经济都受到严重的影响,马来西亚需要一个稳定的政府来应对未来种种的挑战。我们且看,希盟连解散州议会都无法统一,人民还能指望希盟带来稳定和发展?” 他指出,希盟在赢得第14届大选后,向人民许下的甜蜜的承诺,但从未真正实现,人民不喜欢不守承诺的人,希盟只会口头上承诺,但就只是止于嘴边,人民不要只会许下承诺却不会实现的政党。...

马华中委刘振国呼吁符合资格的选民可上网查询自己的选区和投票地点,而居住在海外的大马公民,也可以开始上网申请邮寄选票。 “18岁及以上,符合资格的选民从即日起可以通过选举委员会的手机应用程序或上网查询自己的投票选区和投票地点,网站链接如下: https://mysprsemak.spr.gov.my/semakan/daftarPemilih 他表示,至于邮寄选票,选委会决定废除原有的邮寄投票条件,让所有旅居国外的选民在来届大选,都有资格申请成为邮寄选民。 “旅居海外的大马公民从10日起可通过网上申请邮寄选票,而申请截止日期将会在选委会开会决定全国大选的选举日期后通知。” “旅居国外的选民必须通过选委会官网 https://myspr.spr.gov.my/login 提交邮寄选票的申请。”...

马青总团长拿督王晓庭炮轰行动党,离不开只会炒作种族课题与情绪的低俗党性,因解散国会还政予民,是对民主的尊重,但是行动党却将此牵涉到种族和宗教课题上,是非常无赖的做法。 她说,解散国会是为了全国人民及国家未来,包括年尾因季候风可能带来的大水灾,及明年全球经济前景更加不明朗,目前解散国会是最适合的时间了。 “我们相信各族国人都了解目前解散国会的必要性,国家元首也同样认同目前这时机,但是行动党却无视大部分国人都接受的事实,而刻意挑起种族与宗教课题,是非不负责任的。” 她是针对怡保西区国会议员古拉指国阵无视少数族群的利益,在屠妖节两星期前宣佈解散国会,而对此感到遗憾,发表谈话。 她说,国人都懂屠妖节对兴都教徒来说是非常重要的节日,但他相信绝对没有人要故意挑起此课题,并将此课题与解散国会相提并论。 “提倡大马一家精神的依斯迈沙比里,绝对有顾虑到我国的兴都教徒,这也是我国国人自小培养的精神,因此希望政治人物不要故意煽风点火。”...

马华亚罗士打国会协调员兼马青署理总团长陈志雄表示,首相宣布解散国会之后,接下来就是联邦选举。华社也是时候思考“票向何处”的问题,而这关系到马来西亚未来5年的走势,华社必须认真思考过去的投票决定和未来的投票决定。 上一届大选,华社全力支持希盟,而换来的不只是失望,还包括国家政局不稳定。马来西亚第一次在历史上连续出现三个不同首相掌权,外资企业对政局不稳都纷纷对到来马来西亚投资感到犹豫,从而形成经济走向困难。 最重要的是,马来西亚华社对于政治改革从最开始的热情和热忱于改革政治发展,沦落到今天的政治冷感,是一种悲哀的转变。因此,随着大选来临,华社应该重新思考,是否回到当年的“理智投票”、分散投资,让两边的华人政党或华基政党拥有足够的代表权。 “华基政党”一词很久都没出现了,因为许多人认为除了马华之外,行动党及民政党是属于多元流政党。但华社心里知道,经常把华社的权益寄望在行动党身上或者公正党的华人领袖身上,可惜他们经常否认自身只是为了华人权益而斗争。 来届大选,华社是时候需要重新思考,是否再把全部鸡蛋放在一个篮子?这是不符合华社理智平衡及中庸之道。是时候重新思考,把一些不同声音送入国会,为华社的权益带来保障。...